毕胜与吉运集团黄骅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吉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提交日期:2015-12-29 14:07:25
井陉县人民法院
民事裁判书
2014)井民二初字第00177号

   河北省井陉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井民二初字第00177号

原告毕胜。

委托代理人毕永平。

委托代理人丁鹏,天津市闻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吉运集团黄骅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黄骅市石港路汽车站西侧300米。

法定代表人杨会江,该公司经理。

被告吉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井陉县微矿路16号。

法定代表人赵六栋,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海廷,该公司职工。

委托代理人范志坚,该公司职工。

原告毕胜诉被告吉运集团黄骅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吉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毕胜的委托代理人毕永平、丁鹏,被告吉运集团黄骅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骅汽车租赁公司”)法定代表人杨会江、被告吉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运公司”)委托代理人王海廷、范志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0年7月,原告从天津重汽华沃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购买津A×××××金王子自卸车一辆,但华沃汽车无法提供汽车按揭业务,遂由第一被告吉运集团黄骅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以租赁的形式为原告提供按揭贷款。原告与第一被告签订了《汽车租赁合同》,支付首付款157532元(其中包含商业保险28652元,不计免赔险3600元,车辆互助金2800元)。第一被告对互助金承诺:一旦出险可以第一时间恢复车辆运营。原告每月还款9230元,期限两年。原告为该车的实际车主。同时,原告以相同的方式购买了津A×××××车。2011年2月19日,原告同时购买的津A×××××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原告被第三方诉至天津市静海县人民法院后才得知第一被告并未按照双方约定为津A×××××车和津A×××××车购买商业险。由于津A×××××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后一直被静海交警大队扣押,导致车辆无法正常运营,原告资金周转出现严重困难,原告向第一被告申请迟延还款,一直未得到答复。2011年2月底,第一被告在未通知原告的情况下突然非法将原告的津A×××××车辆强行拖走、扣押,至今未还。后经原告多方调查,确认第一被告已将AJ7020拍卖。本案中第一被告不给原告交纳保险,抢夺原告车辆的行为已经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给原告生活造成了极大的损失,第一被告主观上存在恶意欺诈,客观上实施了抢夺行为。原告现在由于车辆无法运营,失去了收入,生活无法维持。事后,原告多次向二被告主张权利,二被告一再推脱责任。经调查,第一被告已经停止营业,未参加2012年度年检,其原有的经营业务都由其母公司承担。因此原告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要求以上二被告承担连带责任。现请求人民法院判令二被告返还津A×××××车辆首次付款157532元及利息33116.64元(自2010年7月16日至2013年11月13日);承担津A×××××车辆损失,两名司机工资54000元,停运损失183408.84元(2011年3月至2013年10月)。

二被告辩称,原告在我公司还有欠款,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0年7月,原告欲从天津重汽华沃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购买金王子自卸车,但天津重汽华沃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无法提供汽车按揭业务,遂由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以租赁的形式为原告提供按揭贷款。随后,原告毕胜与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签订了租赁合同,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将车牌号为津A×××××金王子牌自卸车租赁给原告经营使用。合同约定,车辆价值为280000元;租赁时,原告先交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押金84000元;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为原告代办租赁物相关手续,费用由原告方承担共计25543元;原告共应交付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租金221543元,合同期为24个月,交款日期自2010年8月1日到2012年7月31日,每月1日前交款9230元;原告不能按时交款,所欠款额按日收取2‰滞纳金;原告在租赁经营中,必须服从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管理,每月1日前应按时交纳租金和相关费用,如原告不能按时交纳,造成的损失均由原告承担。合同自2010年7月27日生效。

2010年7月16日,原告向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交付了津A×××××车辆的首付款84000元、担保费11200元、附加费24080元、保险28652元、不计免赔3600元、互助金2800元、GPS费2200元、上牌费1000元,共计157532元。收款后,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除向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河北支公司投保交强险外,未向保险公司投保其他险种。

2011年2月底,因原告未按时付款,津A×××××车辆被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扣押收回。

原告诉求的损失中,利息自2010年7月16日至2013年11月13日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司机工资按每人每月4500元,自2011年2月至8月共6个月的等车期间,司机二人计算;停运损失自2011年3月至2013年10月按天津市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行业的平均工资计算。2011年、2012年、2013 年天津市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行业的平均工资分别为59129元、68808元、78392元。

庭审中,原告以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没有年检及租赁合同中约定本案由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的母公司所在地的法院管辖为由,要求被告吉运公司对所诉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经查明,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为被告吉运公司的子公司,二被告均为独立的法人单位。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在2012年度未年检。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及原告向本院提交的天津市静海县人民法院(2011)静民初字第2256号民事判决书、证明材料、租赁合同、情况说明、收条、明细单、对账单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原告毕胜与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系双方自愿订立,且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其合同效力本院予以确认,双方均应按约履行合同义务。该合同从其内容理解,名为租赁,实为分期付款购车合同。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因原告未能按期付款即私自将车辆扣押收回,不符合合同约定,因此行为给原告造成的合理损失应予赔偿。至于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辩解原告欠其租金,可另行向原告毕胜主张权利,本案不作处理。

原告毕胜与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签订合同后,双方已按合同约定进行了实际履行,故原告要求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退还其交纳的首付款、担保费、附加费、GPS费、上牌费等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因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在收到原告向其交纳的保险费后,只为原告投保了交强险2000元,故其向原告所收取的保险费28652元+3600元=32252元,除扣除交强险2000元外,剩余32252元-2000元=30252元应退还原告。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向原告收取互助金2800元于法无据,应予退还。以上应退款额共计30252元+2800元=33052元。原告要求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支付应退款项的自2010年7月16日起至2013年11月13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损失,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2010年7月16日至2010年10月19日(共96天)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为年利率4.86%,计算此期间利息为33052元×4.86%÷365天×96天=422元;2010年10月20日至2010年12月25日(共66天)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为年利率5.10%,计算此期间利息为33052元×5.10%÷365天×66天=305元;2010年12月26日至2011年2月8日(共45天)5.35%,计算此期间利息为33052元×5.35%÷365天×45天=218元;2011年2月9日至2011年4月5日(共56天)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为年利率5.60%,计算此期间利息为33052元×5.60%÷365天×56天=284元;2011年4月6日至2011年7月6日(共92天)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为年利率5.85%,计算此期间利息为33052元×5.85%÷365天×92天=487元;2011年7月7日至2012年6月7日(共337天)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为年利率6.56%,计算此期间利息为33052元×6.56%÷365天×337天=2002元;2012年6 月8日至2012年7月5日(共28天)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为年利率5.85%,计算此期间利息为33052元×5.85%÷365天×28天=148元;2012年7月6日至2013年11月13日(共496天)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为年利率6.15%,计算此期间利息为33052元×6.15%÷365天×496天=2762元。以上利息共计6628元。

关于停运损失,系因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的私自扣押行为造成,其理应赔偿。原告要求按2011年3月至2013年10月的天津市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行业平均工资进行赔偿,是其对自己权利的处分,本院予以支持。2011年3月至2011年12月共10个月,该期间应赔损失为59129元÷12个月×10个月=49274元;2012年1月至2012年12月,共12个月,该期间损失为68808元;2013年1月至2013年10月,共10个月,该期间应赔损失为78392元÷12个月×10个月=65323元。以上共计183405元。

原告购买车辆被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扣押后,原告仍向其雇佣的司机支付工资的损失应包含在停运损失之中,原告再行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被告吉运公司虽系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的母公司,但二被告均为独立的法人单位,原告以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没有年检及租赁合同中约定本案由被告黄骅汽车租赁公司的母公司所在地的法院管辖为由,即要求被告吉运公司对本案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款、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七)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被告吉运集团黄骅汽车租赁有限公司退还原告毕胜交纳的保险费、互助金33052元及自2010年7月16日起至2013年11月13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损失6628元。

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被告吉运集团黄骅汽车租赁有限公司赔偿原告毕胜2011年3月至2013年10月的按天津市交通运输业平均工资计算的停运损失183405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三、驳回原告毕胜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7720元,原告负担3706元,被告吉运集团黄骅汽车租赁有限公司负担401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仇振祥

审判员  李哲宇

审判员  赵彦平

二〇一五年五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窦兴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井陉县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