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某甲、何某乙犯故意伤害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提交日期:2015-12-29 14:18:26
井陉县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4)井刑初字第00110号

  河北省井陉县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井刑初字第00110号

公诉机关井陉县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甲,农民。

委托代理人李保文、齐雪平,河北远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何某甲,农民。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3年8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30日转为监视居住,2013年12月19日被逮捕。现在井陉矿区看守所羁押。

被告人何某乙,农民。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3年9月24日被监视居住,同年12月19日被逮捕。现在井陉矿区看守所羁押。

辩护人杜志成、杨彦平,河北弘宇律师事务所律师。

井陉县人民检察院以井检刑诉(2014)09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何某甲、何某乙涉嫌犯故意伤害罪,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甲提到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井陉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玲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甲及委托代理人李保文、齐雪平、被告人何某甲、被告人何某乙及其辩护人杜志成、杨彦平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井陉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7月13日下午15时许,何某丙以被害人王某甲家房后的土堆占了自家的地为由,驾驶农用三轮车到场清理土堆,王某甲发现后,上前制止,并与何某丙发生争执,后何某丙儿子被告人何某乙、何某甲对王某甲进行殴打,致使王某甲身体多部位受伤。经法医鉴定,王某甲系钝性外力致左侧肱骨外侧髁骨骨折,属轻伤。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被告人何某甲、何某乙的刑事责任,特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甲诉称,由于被告人的行为致我受伤后花费医疗费5520.55元、误工费703元、护理费703元、营养费48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00元、交通费1000元,要求判令被告人赔偿原告人损失共计9687.55元。

被告人何某甲、何某乙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有异议,提出没有对王某甲进行殴打,不构成犯罪,也不应该赔偿。辩护人的意见为:井陉县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何某乙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判决无罪。

经审理查明,2013年7月13日15时许,被告人何某甲、何某乙的父亲何某丙以被害人王某甲占用其家的耕地堆土为由,驾驶农用三轮车到场清理土堆,被告人何某甲、何某乙随后骑摩托车亦赶到现场,王某甲看到后与何某丙及被告人何某甲、何某乙发生争执,后被告人何某乙、何某甲对王某甲进行殴打,将王某甲致伤。当日王某甲被送往井陉县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1、左肱骨远端骨折;2、左腓总神经损伤;3、头皮挫裂伤、头皮血肿;4、全身多处软组织伤。经石家庄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王某甲左侧肱骨外侧髁骨折的伤情属轻伤。在本院审理中,被告人何某乙对王某甲的伤情是否构成轻伤提出异议并申请重新鉴定,经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重新鉴定意见为:王某甲的损伤构成轻伤。

王某甲在井陉县医院住院治疗16天,于2013年7月29日好转出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甲主张损失如下:1、医疗费5520.55元,提供了住院收费票据1张、门诊收据8张、石家庄市第三医院门诊收据2张、鉴定费收据1张。2、误工费703元,要求参照2014年度河北省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中农林牧渔业年平均工资13664元计算,日工资为37元,误工时间为住院16天加重新鉴定3天共19天。3、护理费1184元,原告人提出其住院期间两人护理,参照2014年度河北省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中农林牧渔业年平均工资13664元计算,日工资为37元,住院地6天,16天×37元×2人=1184元。4、住院伙食补助费800元,住院16天,每天按50元计算。5、营养费480元,住院16天,每天按30元计算。6、交通费1000元,原告人提出其住院、出院及护理人员往返,坐出租车共200元,去石家庄做鉴定4次车费共计800元,未提供票据。被告人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主张赔偿的损失、提供的证据提出如下质证意见:医疗费按机打票据算;营养费没有医嘱不认可;护理二人没有医嘱证明;交通费不能按照出租车计算,由法院处理。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庭审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被害人王某甲的陈述:2013年7月13日15时左右,我到地里干活,出门见到何某丙、何某乙、何某甲正在我堆起的土堆跟前站着,何某丙正往农用三轮车上装土,我让他们别拉了,我给拉,何某丙说不用我给拉,何某乙、何某甲都说不用我拉,打死我算了。这时何某乙右手手里提三轮车的摇把往我跟前走,何某甲右手拿着杆秤上的秤砣,也往我跟前走,何某乙用摇把在我头顶部砸了一下,何某甲用秤砣在我的左臂乱砸,何某丙用铁锹拍我的腰。他们打完我后看我不还手,没有再打,我就往家走,走到我家大门口坐到一块石头上,我西邻居付某见状过来问我,我说何某丙和两个儿子何某乙、何某甲打的,跟我说赶紧报警吧,一会付某的媳妇李某过来把我扶到屋里躺下,我掏出电话让李某帮助我报警。我头部有一个伤口,左太阳穴有伤 口,胸部有划痕,左胳膊肘靠下处骨折,左腿膝盖处外侧、内侧有淤血。

证人何某丙(2013年7月13日)的证言:2013年7月13日下午,我开着三轮车去地里打算将王某甲倒在我家地里的土给拉走,我往三轮车上装土,王某甲过来了,说我不能装,王某甲就和我吵起来,后又撕扯起来,撕扯期间王某甲把我拽倒,我爬起来后,就又吵起来,十几分钟后,我大儿子何某乙和二儿子何某甲到了地里,见我和王某甲在吵,我两个儿子就和王某甲打了起来。王某甲身上的伤不知道是谁打的,反正我大儿子何某乙和二儿子何某甲和王某甲在一起打。怎么打的不清楚,就见三个人打在了一起。当时王某甲头顶上有个伤口,在流血,别人身上我没有见。

2014年6月1日何某丙证言:2013年7月13日的笔录不是我的,没有人问过我,签名和手印不是我的。我用薅锄打伤王某甲的,俩儿子不在场,他们是等王某甲走后才去的。

庭审中,何某丙证言:是其与王某甲打架,致伤王某甲的,何某甲、何某乙没有打,对2013年7月13日的笔录不认可。

证人付某的证言:2013年7月13日下午2点30分左右,我盖房子处盖房,见何某丙的两个儿子骑着一辆摩托车往王某甲家方向去了,我问他们干什么,他们说没事,约20分钟后,我听到东边王某甲家处有吵嚷声。我在家里歇着,听见外边有人吵嚷,我就出去看看,我走到王某甲家门口时,见王某甲在他家门口坐着,头上有血,身上有几处像是被打的红,我问怎么受伤的,王某甲说是被何某丙和他两个儿子打伤的,还说何某丙的两个儿子下手可黑呢,我跟王某甲说不行就报警吧。

证人李某的证言:2013年7月13日下午三、四点钟,我家用人盖房,我在门口看着,我家的狗突然向东邻居王某甲家那边跑,我就追,这时我丈夫付某从东边过来说,让我去看看正月,正月出事了,被人打了。我就赶紧去,王某甲在他家门口南边一块小石头上半仰着靠着墙坐着,脸上都是血,浑身哆嗦,我问怎么回事,他说话说不清,我就扶他往他家屋子里走,先让他躺下,用毛巾给他擦了擦脸上的血,接着王某甲拿出手机打110报警,他声音小,都听不清,我拿过手机跟110报警台说,王某甲不知道咋了,满脸是血,可能是被人打了,不行你们来看一下,报警台问我是什么地方,我说在北防口农场旁边。后王某甲找到他妻子石缺花的电话,我拨出去跟石缺花说明情况,约十分钟后,石缺花回了家,我就走了。我家中间隔着一条路,挨着有五十多米。王某甲头顶上有一道伤口,满脸是血,当时他穿着长裤,裤腿挽着,露着小腿,我见他左小腿青肿了,他光着上身,见他左胳膊上边外侧红肿。

证人王某乙的证言:2013年7月13日下午,我在自家地里上化肥,见本村何某丙开三轮农用车,何某甲、何某乙二人骑摩托车先后来到王某甲北房后面的土堆前,开始装土堆上的土,刚装了两下,王某甲就去了,不让他们拉土,后来就吵开了,不一会四人就打在一起,具体怎么打的我离得远没有 看清楚,功夫不大,何某丙、何某甲、何某乙三人开着三轮骑着摩托顺着小路往东走了,不一会派出所的车就来了。我距离他们打架的地方有百来十米。

庭审中,王某乙证言:只见有人吵起来,没见打。

证人王某丙的证言:2013年7月13日下午我在自家地里喷灭草剂,一块在王某甲房子大北面,一块与王某乙地挨着,我先喷了大北面的地,等我去喷王某乙地旁边的地时,王某乙在地里上化肥,他跟我说有人在南面生气,报了案,派出所也来了,我没有见王某甲与何某丙、何某甲、何某乙生气,只听王某乙说了下。

石家庄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出具鉴定意见:根据检验所见及病历记载王某甲损伤的性状、特性,符合钝性外力作用所致,外力致王某甲左侧肱骨外侧髁骨折,王某甲之损伤属轻伤。

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书出具鉴定意见:王某甲损伤程度构成轻伤。

石家庄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对摇把上的少量可疑斑迹进行鉴定,出具鉴定结论:摇把可疑斑迹上检出人血,其STR分型与王某甲血样的STR分型相同,似然比率为2.72×1018。

现场照片及现场示意图。

石家庄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的鉴定书出具鉴定意见证实:2013年7月13 日对何某丙的第一次询问笔录中右下角何某丙的指印系何某丙本人的指印。

12、被告人何某甲供述:2013年7月13日上午我父亲何某丙让王某甲清理在我家地里的土,他不清理。下午,何某丙开农用三轮车去清土堆,我和哥哥何某乙不放心,怕双方生气,我骑摩托车带何某乙去王某甲房后边的空地,见王某甲往土堆南边跑,何某丙刚从地上起来。何某丙说王某甲打他一顿。

13、被告人何某乙供述:2013年7月13日听我父亲何某丙说让王某甲把土清理了,俩人吵了一架。下午,何某丙开农用三轮车去清土堆,大概3点左右,我和弟弟何某甲不放心,他骑摩托车带我去王某甲房北边的我家里地,何某丙说王某甲打他了。

14、被告人何某乙、何某甲户籍证明。

庭审中,证人何某丙对其在案发当天做的第一份笔录否认,经对该份笔录中的指印进行鉴定,确系何某丙本人指印,该系二被告人的父亲,在笔录中证明被告人何某甲、何某乙对被害人进行殴打,与被害人的陈述、其他证人的证言相互印证,故本院对证人何某丙在公安机关做的第一次询问笔录予以采信。证人王某乙当庭作出的证言与庭前证言矛盾,其未能作出合理解释,其庭前在公安机关做的证言能与被害人的陈述、其他证人证言相印证,故对证人王某乙庭前在公安机关的笔录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被告人何某甲、何某乙因民事纠纷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井陉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何某甲、何某乙犯故意伤害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公诉机关提出的致一人轻伤的量刑情节,本院予以采纳。二被告人及辩护人提出的无罪的意见,与庭审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由于被告人何某甲、何某乙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甲造成的经济损失应予赔偿,其中: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结合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提供的证据,确定损失为:医疗费为5520.55元,误工费703元,护理费59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00元,交通费200元。营养费因原告人王某甲未提供相关证据证实,故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人王某甲的上述经济损失共计7821.55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一条,并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百五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何某甲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2月19日起至2015年9月13日止)。

二、被告人何某乙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2月19日起至2015年10月18日止)。

三、被告人何某甲、何某乙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甲经济损失7821.55元。

四、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甲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判长  栾正平

审判员  康 娟

陪审员  杨 洁

二〇一五年七月六日

书记员  宋 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井陉县人民法院